最新信息
热门信息
 
 
 现在位置:首页 > 队伍建设 > 阳光人生

情陷“米哈伊尔”

时间:2017-05-10 17:25:52  来源:  作者:郑杰

读过苏霍姆林斯基《给教师的建议》的人,相信对里面的一个故事都会记忆犹新。

“大名在外”的学生米哈伊尔是全体教师感到担忧和头疼的人物。这个孩子留过级,在许多老师看来是个“狡猾的、善于随机应变的懒汉和游手好闲者”。尼娜·彼特罗芙娜老师曾经因为他的作文连续得两分和他发生了一场难解难分的冲突。在离八年级结业还剩下三个月的时候他就提前离校参加工作了。有一天,当尼娜•彼特罗芙娜家的电视机出了毛病,她打电话给区中心电视机修理部,请他们派一位手艺高的师傅来修理,因为电视机已经修过三次了,还是不好用……修理部回答说:一定派一位真正顶用的师傅来,他是我们这儿有名的手艺高超的师傅。然而给她来修理的正是米哈伊尔。米哈伊尔熟练地修好了电视机,这件事给了尼娜·彼特罗芙娜老师深深的触动和自省。

没曾想,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我身上。我家的电热水器坏了,我打电话让经销店派人来维修。来维修的人是个小伙子,为了让他好好给修一修,我拿出温和的态度来接待,又是倒水,又是递烟,可是人家都不要,只是低着头专注地修理。我又没话找话地站在一旁跟他拉着呱儿显示热乎。快修完了,那个小伙子才抬起头算是正眼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地说:“老师,你不认识我了?”我一怔愣,便仔细打量他,觉得是有点眼熟,但是想不起来。“你教过我,我学习不好,你就把我放在教室后头不稀管我!”我使劲地看,努力地想,还是想不起来。“老师,像我们这样的学生,你是不会记着的!”我急切地问:“你叫什么名?” “不重要了,老师!……修好了,老师,你再有问题就打电话,行,我走了!”人家始终没告诉我名字,我既尴尬又蒙圈,半天没回过神来,人家已经出门走了。这件事,一下掀起了我心里的波澜,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特别是最后一句“不重要了,老师!”,包含了学生多少忧伤、遗憾和痛苦!此情此景此话,好几天都萦绕在我脑子里转来转去,无法释怀,那个难受劲真是让人崩溃。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一向被学校评为优秀、自我感觉良好的我无法不诘问自己:在我们的教育生活中,遇到过多少“问题学生”?他们由于各种原因致使学习吃力,或思想糟糕,或性格古怪,或纪律涣散,是那样的“不听话”“不上进”“不入眼”,一个个成了老师们难以解除的“心病”。对这样的学生,我们又是以怎样的心态、怎样的眼光去看待的?是同情、救助?歧视、谩骂?失望愤恨、漠不关心?还是宽怀地接纳、真诚地尊重、悉心地关爱、巧妙地施教?我们给了这些孩子多少期望,给了他们多少信任,是否想过,我们的一言一行、只言片语、一个眼神、一次评价造就了他们什么样的未来?

大道理我们似乎都懂。诸如多元智能理论、多把尺子衡量学生、“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天生我材必有用”“你的教鞭下有瓦特,你的冷眼里有牛顿,你的讥笑里有爱迪生”,哪个不知?谁人不晓?各种正确的人才观、先进的理念、深刻的认识,我们似乎都不缺,但是一旦面对这样的学生,我们把这些理论抛在脑后,有故态复萌。

说到底是一个态度问题。关键是真正把学生当人看,以敬畏的心态对待学生。首先,要敬畏生命。学生是个人,是有思想、有感情、有尊严的鲜活的生命,要平等、公正地善待每一位学生,做他们心灵的守护者,把他们人生中发生的一些状况和问题看成是自然和正常的,去协助他们一起面对,一起成长。其次,要尊重每个学生的独一无二性,尊重学生彼此之间的差异性。每个学生就像一颗种子,这颗种子是有基因在里面的,既有先天的,也有后天的,你真的不知道他将来会开出什么花、结出什么果,所以做老师的要一边观察、一边培植,不断适应、不断调整,去除杂草、虫害,提供最适合这颗种子的水份、阳光、营养,让这颗种子茁壮成长,让每一颗种子开出独一无二的花。再次,不要把学生当成“谋利”的筹码。我们想着我们的一切做法都是为了学生好,但不可否认,在成绩、荣誉、各种评比、职称、绩效工资竞争面前,我们未必都做到了从容淡定,对每一个学生每一个时候都有好态度、好心情,往往是嘴上的“为了学生好”掩盖着自己的功利心和自私性。

作为一名教育者,面对这样的尴尬,真的会为自己当年曾经的不当做法而自责,但一切都晚了,这就应了那句话“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前车之鉴,后车之师。

苏霍姆林斯基说过:“我们的崇高的使命就在于:要使我们的每一个学生选择这样一条生活道路和这样一种专业,它不仅是供给他一块够吃的面包,而且能给予他生活的欢乐,给予他一种自尊感。”让我们记住这位前辈给予我们的告诫吧。当我们面对那些考试“不及格”的孩子时,让我们想想米哈伊尔,这样或许我们就能试着用另外一种眼光去看待他。

(《烟台教育》2017年第四期   教育随笔  栏目)

 

 

鲁公网安备 370684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