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热门信息
 
 
 现在位置:首页 > 队伍建设 > 阳光人生

第一书记

时间:2017-05-10 17:23:10  来源:  作者:赵坤

当我被选派为刘家沟镇解东村第一书记的那一刻,我的心里就莫名地五味杂陈,自豪、激动,但更多的是一份沉重和不安。

我的主要任务是带领村庄争创“蓬莱市美丽乡村”。按照乡村已有的沿革轨迹,按照传统套路修修路,收拾收拾卫生,觉得美丽乡村建设,只不过是改善村容村貌,老百姓不会过多关注。可是那天上午,我像往常一样在工地上参与工程建设,村里一个老人走到我面前与我闲聊起来。他点上一袋烟,打开了话匣子:“赵书记,我今年79岁了,老伴半身不遂,常年卧床,每天端屎端尿地侍候,日子过的一点也没有滋味。俺就和老伴商议,活这么大岁数了,也够本了,咱俩熬点汤,兑点药,喝了死了算了。您来之后,村里开始了美丽乡村创建,这日子一下子不一样了,我每天都要往街上跑,看看村里又有了啥新变化,然后再急匆匆回家赶快和老伴说这说那。看到村里一天天地变好,一天天地变美,我打心眼里高兴,现在我们老俩口精神状态越来越好,觉得日子也越过越有滋味,越活越有盼头。赵书记,美丽乡村救了我和老伴的命啊!”说得老泪纵横,而我却如坐针毡。在老人真实沧桑的话语里,我听出了一个普通村民对于自己村庄的最朴实真切的情感——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村庄就是村民的家!从那一刻我真正意识到,美丽乡村创建不仅关乎百姓的福祉,更关乎百姓的生命质量乃至生命!面对这份沉甸甸的责任,我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干,有什么理由不把活干好?

这一刻,我真正明白了,教育管理和村务管理是相通的,不应该仅仅止于环境建设,都应该从人出发,理解人,尊重人,依靠人,培育人,影响人,改变人。家乡美了,百姓乐了,可怎样让这笑容更温暖灿烂呢?我充分发挥教育系统的优势,在富足百姓的精神生活上动了心思:征集民俗民谣、乡间俚语,搭建乡村大舞台,修葺篮球场,丰富村里图书馆种类……,在这忙碌中,我恍然觉得育化村民的工作和教育学生一样有价值有意义,甚或更深远!

一晃四个月过去,我似乎已经习惯了“第一书记”的称呼,习惯了“第一书记”的忙碌,习惯了如“普度众生”般的优越感。

村里有条河叫“文明河”, 属于典型的“龙须沟”,垃圾遍布、污泥淤积。想要进行河道整治,必须先放水、清淤。就在工程要破土动工之时,村里却流言四起,“这么旱的天,这些败家玩意,把水都放了,还怎么浇地?”“真是为了政绩,不顾我们老百姓的死活!”“什么第一书记,想一出是一出!”……尖刻的批判如急速行驶之下的刹车声般刺耳,我很气愤,为村民的看不远,看不透;也很无奈,改造河道是召开村民代表会定的事,定好的事我们能不干吗?既然要治理河道,不放水又怎么治理?我将村民的刺耳批判以及自己的想法跟村中老党员和盘托出,而他的一番话也猛然点醒了我,“赵书记,‘强拆’这个词你清楚,虽然有很多强拆不好的例子,但是你看效果,强拆以后建设的就是好,老百姓当时不理解,过后看到效果他们就都知道了。再说,治理这条河是几代人几十年的心愿,就因为几句流言蜚语你就放弃了,对得起我们这些老党员对你的信任吗?”老党员的话朴实,在理,没有压力得干,有压力更得顶住压力干。回宿舍的路上,我开始反思,村民怕天旱无水灌溉其实是很正常的,倒是我考虑不够周全,建设美丽乡村的初衷不就是要满足村民需求,让村民生活得更加幸福吗?我要保障村民的眼前利益,更要有长远的打算才行:文明河要“文明”,文明河更要通水利、通“民心”!我开始重新调整思路,一方面派人做村民思想工作,打消乡亲们的顾虑;一方面重新调整工程推进步骤:在河道上游建方便闸,中游、下游建拦水坝,这样只要下雨,就能将水存住,就能保证村民灌溉。工程终于在万众瞩目中顺利推进,620日,一场久违的大雨如期而至,拦水坝将河道蓄得满满的,村民们欢呼雀跃,我的心里也如释重负。如今,文明河蓄水30000立方,河水清澈见底,可保证农田灌溉600余亩,河两岸民居错落有致、绿瓦白墙,道路干净整洁;休闲公园内,村民们或健身锻炼,或闲聊家常,文明河真正成为解东人的母亲河。

从那时起,我深刻理解了:教育管理要尊重教育规律,尊重学生成长的规律,科学育人;而村务管理更应该尊重民意,顺应民意,科学施策。如果不让民意走在前面,拍脑袋想当然,以“官意”代替“民意”,必然招致老百姓的“吐槽”。

任第一书记久了,便不知不觉融入到解东村这个大家庭之中。于是白天在工地,晚上到群众家坐坐,拉拉家常,听听他们的心声,便成了我工作与生活的习惯,而这也成了我了解村民情况,与村民拉近关系与距离的重要方式。在走访过程中,我发现了一户家庭情况极其特殊:他老伴身患脑血栓和抑郁分裂症,孙子上小学,先天发育不良,短粗胖,到北京、济南大医院救治均无任何效果。在了解到这一情况后,我联系学校、镇政府、团市委等层面给予了适当照顾。说实话,打几个电话,说一下他家的具体情况也就是举手之劳,这种情况谁看到也得帮,我也没往心里去。可是,几天之后的一个清晨,我一打开门,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门口的一堆新鲜的韭菜、大葱与茄子,上面还压着一张纸条。我打开它,“赵叔叔,谢谢你,我一定好好学习,不给你丢脸,将来好好报答你。我奶奶说以后你吃菜就到我家菜园去拔”。看着孩子这稚嫩的、歪歪曲曲的几行小字,我感慨万千:孩子啊,叔叔没做什么,叔叔只给了你一滴水,你却回报给叔叔一片海样般的感动。上班的路上,我的内心依然不能平复,其实我收获的又何止是一个孩子的纯真情感回应呢,这代表着村民的信任与期许啊,而第一书记的工作,就应是打到群众心里去的,群众自然也会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实现美丽乡村的和谐共建!

……

一晃,第一书记卸任已经半年有余,经常恍惚觉得自己还在村里,还在老百姓的田间地头上,还在村委会的大喇叭前,还在为张家长李家短的小事东奔西走,还在和乡亲们因评上“美丽乡村”一起欢呼……那段心酸而充实、痛苦而甜蜜的乡村生活,却始终在眼前一一浮现。

陶行知说过:“真教育是心心相印的活动,唯独从心里发出来,才能打到心灵的深处。”感谢教育,近二十年的教学生涯滋养了我,让我明白教育管理需要“目中有人,心中有情”;感谢解东村的父老乡亲,让我体验到第一书记“做事就是做人,管理就是教育”的真谛。

(《烟台教育》2017年第四期   教育随笔  栏目)

 

鲁公网安备 37068402000101号